原创广东建设报围城02-08 16:26

摘要: “武汉市是中国近代重工业发祥地和新中国的工业重镇。工业遗产是武汉颇具代表性的遗存。武汉近代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还处在起步阶段,如何整合武汉丰富却又分散的近代工业遗产资源,还有待探讨与解决。”


武汉正在探索工业遗产保护与城市更新有机结合。图为修缮后的平和打包厂外观。



“武汉市是中国近代重工业发祥地和新中国的工业重镇。工业遗产是武汉颇具代表性的遗存。武汉近代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还处在起步阶段,如何整合武汉丰富却又分散的近代工业遗产资源,还有待探讨与解决。”日前,在第四届武汉设计双年展首场“武汉工业遗产保护与再利用名师名匠”高峰论坛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业遗产教席持有人、武汉共享遗产研究会理事长郭粤梅对于工业遗产保护感触颇深。


城市工业遗产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既反映着城市经济社会发展过程,又见证着城市在工业时代的辉煌。武汉是我国内地工业发展最早的城市之一,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中部重要的工业基地,钢铁冶金、机械制造、纺织及其周边地区矿业的发展长久以来居于国内领先的地位。如今,工业区和工业建筑成为武汉市城市风貌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工业文化成为武汉文化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



修旧如旧 保护工业遗产建筑


平和打包厂至今已有112年的历史,在经历了多次扩建和改造后,建筑的屋顶、部分结构、平面布置、沿街立面等均与原设计存在一定差异。平和打包厂的修缮严格按照原真性、可识别性、整体性、最小干预性、延续性设计等原则,采取“融合多元业态、创新经营模式、保留建筑特色、散发时尚气息”等设计策略,修复具有古典主义风格的外立面、室内空间和特色装饰。


中信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经理、湖北省历史建筑研究会会长肖伟说:“在修缮与保护的过程中,我们严格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尽可能多地保护现存实物原状和历史信息,所有技术措施均不影响和妨碍再次对原物进行保护。同时,经过处理的部分和原物或以前处理的部分既相协调又可识别。”


武汉市江岸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青岛路项目部总负责人龚建华表示:“平和打包厂旧址的修缮是对历史建筑保护的最佳实践。从项目开始施工到现在,我们始终怀着敬畏历史的心,尽量不留遗憾。在项目施工过程中,我们尽量保持建筑原貌,对建筑每一个细节材料的更换都尽量做到修旧如旧。同时对项目实施动态管理,还引进了竞争机制,让更多对遗产保护工作作出过贡献的单位参与到项目修缮中。”


老城新生 创新设计搭建桥梁

历史建筑的改造不是重来,而是通过新的建筑语言为其植入新的功能,让建筑的生命得以延续、让城市拥有持续活力。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李百浩认为,历史空间的创新设计是城市发展科学化的途径之一。“历史空间的保护与城市发展并不矛盾,而创新设计是连接历史空间与新空间的桥梁。”


近年来,工业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成为“复兴大武汉”的重要一环。刚刚荣膺2017年全球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的武汉也正是以“老城新生”作为申报主题,将创意设计作为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驱动力之一,让老城不断焕发出新活力。在肖伟看来,“老城新生”也正是武汉工业遗产保护与再利用将来要直面的重要课题。他认为,在历史建筑的保护上不仅要做到精准、科学,更要注重将其融入城市更新中,让历史建筑与城市对话,实现城市工业遗产保护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步协调。“在对工业遗产建筑的修缮与保护过程中,每个项目的难点、特点不一样,有的可能是规划的、有的是技术的、有的是管理的、有的是可持续发展的。我们对建筑保护的定位也应是全方位的,不能只从一个角度出发,应当考虑周全,这样历史建筑的保护才能既实用又合理。”


湖北省古建筑保护中心主任陈飞认为,工业遗产的核心价值在于工业生产的记忆传承,不能单纯套用传统文物的保护模式,需要探索新的模式,深入展示内涵。“工业遗产的活化应突出其社会价值,通过分层、分级的保护利用模式,拓展使用功能。总之,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发展之路尚需探讨、完善。”


武汉市规划局副局长、教授级高工刘奇志表示:“我们要摸清武汉市工业遗产家底,全面挖掘、保护、传承工业文明,实现工业遗产保护与城市更新的有机结合,让这些家里的‘老人’活得更体面、更长久。”


邱莎